<acronym id="u8smy"><center id="u8smy"></center></acronym>
<acronym id="u8smy"></acronym>
<sup id="u8smy"></sup>
<acronym id="u8smy"></acronym>

我??脊盼牟W院全面參與三星堆祭祀坑考古發掘

  • 日期:2021-03-31        來源:四川大學         點擊數:



說明: http://scu.edu.cn/__local/C/B1/02/B818F014FC30B6FF105201A824D_A6075913_76148.png

我校主要負責的5號坑出土的金面具

說明: http://scu.edu.cn/__local/5/6B/2B/4532DD42A7A2D7DEB32A9A3020C_28342D16_572B3.png
我??脊抨爢T在5號坑發掘器物

 

沉睡三千年,一醒驚天下。320日,三星堆遺址發布最新考古成果,再掀古蜀文明的神秘面紗,引起社會廣泛關注。202012月,在四川省文物局的統一部署下,我??脊盼牟W院全面參與到三星堆新一輪考古發掘工作中。為滿足新時期三星堆祭祀區考古發掘與研究的需要,考古文博學院成立了由不同研究領域的15位教師組成的三星堆考古團隊,與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的專業人員一道共同發掘祭祀區的5、6、7號器物坑。同時,我??脊盼牟W院先后有21名博士、碩士、本科生全面參與到了此次三星堆祭祀坑的發掘當中。三星堆遺址祭祀區發掘工作的重啟,是嚴格遵照考古發掘、文物保護和科學研究有效結合的理念,踐行習近平總書記“努力建設中國特色、中國風格、中國氣派的考古學”重要指示的典型案例,對中華文明多元一體進程研究具有重大意義。


說明: http://scu.edu.cn/__local/B/14/9A/98A0DF17B8B3A4913E804AA2089_C6A9CDDC_549E0.png

清理5號坑金面具

說明: http://scu.edu.cn/__local/C/E2/D2/CF0F45C4EFD483BBF87A0D7B00F_172BE625_5A6D6.png

清理6號坑“木箱”

說明: http://scu.edu.cn/__local/8/B2/9F/3656A47D5BA006E5CAE6CD7F0EB_C7218206_7204C.png

7號坑發掘場景

 

20201211日,我??脊抨犎腭v三星堆遺址,參加新發現祭祀坑的發掘工作,并主要負責5、6、7三坑的發掘。其中5號坑最小,占地僅3.5平方米,但出土很多金器殘片,目前已清理出多件金器和60余枚帶孔圓形黃金飾片、數量眾多的玉質管珠和象牙飾品,目前最令人矚目的金面具便出自5號坑。6號“祭祀坑”發現了一具“木匣”,長約1.5米、寬約0.4米,內外均涂抹朱砂,匣內裝有何物仍然成謎。7號坑是我校負責的最大面積的祭祀坑,目前尚未發掘到器物層。此次三星堆祭祀坑考古發掘有助于解決長期懸而未解的學術問題,比如最基本的年代問題和性質問題。過去考古只發現了兩個坑,這次增加到八個坑,并且對周圍進行了詳細的勘探,有助于復原當時“神廟”或“祭祀區”內部的空間,對完整認識古蜀文化的禮儀空間、宗教思想,乃至于反映的宇宙觀念,都提供了非常重要的資料。

中央電視臺、新華社、澎湃新聞、騰訊網等多家主流媒體持續關注并報道我校全面參與三星堆祭祀坑考古發掘等工作。


說明: http://scu.edu.cn/__local/A/C2/E9/31C0E39889C86022CA4808F629A_4FBBA05D_49F7B.png


320日,央視新聞《夜話三星堆|傳奇堆成三星堆》播出我校博物館館長霍巍在直播中暢聊三星堆傳奇緣起?!拔曳浅8吲d的就是川大的團隊在四川省文物局的統一領導下,和北京大學、上海大學很多國內的高校正在現場開始一次非常重要的考古工作”,霍巍館長談到,1986年與陳德安和陳顯丹等組成挖掘隊指導班子,帶學生到三星堆實習,自己作為一名助教參加了三星堆發掘?;粑○^長在直播中還介紹了三星堆發掘的文物與四川大學博物館收藏文物之間的聯系,談及了對此次三星堆祭祀坑發掘的期待等。

報道鏈接:https://zhibo.sina.com.cn/wb/114425

 

說明: http://scu.edu.cn/__local/8/8F/39/27D245B4B03BCEFC0BF90DA5EB2_CB11377D_43710.png


320日,新華社采訪我校歷史文化學院副院長李映福,他說:“此次發掘實現了機制上的創新,多家機構共同參與,形成高水平的發掘團隊,構建了覆蓋面廣闊的多學科交叉研究團隊,實現了考古發掘現場與文物保護研究的無縫銜接”。

報道鏈接:https://xhpfmapi.zhongguowangshi.com/vh512/share/9845246?isview=1&homeshow=1&newstype=1001

說明: http://scu.edu.cn/__local/E/34/2A/234404A62AE83F89CE5A1316577_19588FEA_66D06.png


320日,中央電視臺報道三星堆考古發掘隊隊員、5號坑負責人、我??脊盼牟W院博士馬永超,在三星堆考古現場5號坑發掘金箔片的實時畫面,記者詳細闡述了馬永超在操作臺上用跪趴的方式,耐心、細心地清理坑內圓形金箔片上附著的泥土和其它的物質。

報道鏈接:https://tv.cctv.com/live/cctv13/index.shtml?spm=C28340.P2qo7O8Q1Led.S87602.81&stime=1616216400&etime=1616223600&type=lbacks

說明: http://scu.edu.cn/__local/3/5B/CC/122777C1FC4446D896AA29E2F28_380FEB87_55731.png


三星堆遺址考古發掘出土了大量的黃金制品,其中最受關注的就是一張獨特的金面具。321日,中央電視臺采訪三星堆遺址考古發掘隊副領隊、我??脊盼牟W院教授于孟洲。于孟洲教授在采訪中說:“它就是很褶皺特別厲害,然后大家猜想,有的猜就比如說它可能就是罩在青銅人頭像外面的金面具,有的人就猜它可能是不是裹在其它器物外面的,也有的人猜說它是不是金杖外面的包著的金箔”。

報道鏈接:https://tv.cctv.com/live/cctv2/index.shtml?spm=C28340.P2qo7O8Q1Led.S87602.58&stime=1616281200&etime=1616288550&type=lbacks

說明: http://scu.edu.cn/__local/2/3A/F6/2AF20E407F9E8DA5CCDAFD60C1A_D3D1650E_64B7B.png


321日,中央電視臺新聞直播間報道考古隊員利用三星堆7、8號祭祀坑內坡面結構的特點,解密古蜀人祭祀坑填埋方式。我??脊盼牟W院博士馬永超在采訪中說:“坑內的填土大致是呈倒三角狀,四周的土是從周邊往中間填”。

報道鏈接:https://tv.cctv.com/live/cctv13/index.shtml?spm=C28340.P1dzdfA9CsHZ.E1oxZyG629bH.168&stime=1616295600&etime=1616299200&type=lbacks

說明: http://scu.edu.cn/__local/D/73/2E/7745BD7CAA4D092B96F01157F96_986750B2_14B00.png


葛維漢 David C. Graham1884-1962):美國芝加哥大學人類學博士,1932-1948任華西協合大學博物館(四川大學博物館前身)教授、館長

我??脊艑W人多次參與三星堆考古調查和發掘工作,早在1934年,華西協合大學古物博物館(今四川大學博物館)教授葛維漢、林名均等在三星堆月亮灣開展考古發掘,出土的玉、石、陶器共有600余件,其類型主要有石璧、玉圭、石珠、石斧、石錐、石刀、石杵、玉琮、玉璧、玉管穿、小玉塊等,開啟了“三星堆文化”的考古序幕。1935年葛維漢在《華西邊疆研究學會雜志》第6卷上發表《漢州發掘簡報》,對月亮灣考古發掘過程進行了詳細介紹,還對出土的石斧、小玉珠、方玉、玉壁、石璧、小杵棰、石劍、石鑿等玉石器進行了描述。葛氏《漢州發掘簡報》是三星堆文化早期研究的代表作,亦是早期研究廣漢遺址遺物的集大成者。


說明: http://scu.edu.cn/__local/D/2A/CB/4285FC722A7D115AB01FF98999C_51A40AE5_3C07A.png


1963年,馮漢驥先生(中)與張勛燎先生在三星堆遺址考古調查現場

1953年寶成鐵路開工后,馮漢驥帶領四川大學歷史系、四川省博物館多次到三星堆一帶開展考古調查和試掘,不斷有新發現。1960年,張勛燎為歷史專業57級學生講授《考古學通論》,期間曾率學生赴廣漢三星堆遺址作短期考古調查。19616月,結合教學,張勛燎與馬繼賢等率歷史專業58級學生赴廣漢中興(三星堆)遺址進行考古調查,其調查資料及研究成果刊于《文物》1961年第11期。1963年在馮漢驥的倡導下,四川省博物館和四川大學歷史系考古教研組聯合組成考古隊,對月亮灣進行了正式考古發掘。

說明: http://scu.edu.cn/__local/0/CD/AB/CD41E61DE82FED43456B371B911_7E097919_4687A.png

1984級考古實習隊在四川廣漢三星堆遺址,攝于19863

說明: http://scu.edu.cn/__local/1/46/F6/E6A25089D4A22B32BCD63633398_60063FDF_31B9F.png


1984級考古實習隊在廣漢三星堆遺址發掘現場討論地層,靠壁者為林向,攝于1986

19863月,我校教師林向、霍巍、李永憲帶領考古專業1984級本科生赴廣漢實習,與四川省文物管理委員會等單位合作,對三星堆遺址進行了大面積發掘。參與實習指導工作的還有四川省文管會陳德安、陳顯丹。此次在距離后來發現的一、二號祭祀坑數十米的區域開展考古發掘,最大收獲是發現了豐富的文化層和陶器群,極大地拓展了對三星堆文化內涵的認識,具有十分重要的學術意義。 

說明: http://scu.edu.cn/__local/B/73/34/4137C4A99F03AC810DE001A0ADC_60F8470F_668F9.png

說明: http://scu.edu.cn/__local/2/B6/68/C78E8FFDC44C7AAD87C95C2A68E_62EE3AD4_42531.png

說明: http://scu.edu.cn/__local/E/15/AC/013916D3A007AAD2377DDF728E0_FF88ACE2_6B682.png

 

說明: http://scu.edu.cn/__local/6/53/C5/CB6E26B5C882AAD9C604F33AE2E_8D8A3950_55730.png

四川大學博物館藏三星堆遺址早年出土文物和舊檔

 

四川大學博物館目前館藏三星堆文物約有200余件(片),主要分為陶器、玉器、石器三大類。陶器均為1934年廣漢月亮灣發掘出土,皆為陶片,約有百余片,主要器類有尖底罐、紡輪、高柄豆、小平底罐、花邊口沿罐、尊形器、器蓋等,其中僅尖底罐和紡輪各修復了1件。玉器約有10余件,多為征集而來,主要器類類有環(2件)、琮(2件)、牙璋(2件)、斧(3件)、鑿(1件),以及殘玉塊4件。石器約100件,既有1934年發掘出土者,也有陸續征集而來者。主要器類有璧(47件)、斧錛(5件)、磨石(5件)、管飾(1件)、環(2件)、綠松石珠(17顆)等。針對上述器物,周蜀蓉、尹俊霞、王波、王濱蜀曾撰寫《1931-1934年華西協和大學古物博物館入藏的廣漢月亮灣出土遺物》予以詳細介紹,文載三星堆研究院、三星堆博物館編著《三星堆研究》第四輯,巴蜀書社2014年。

三星堆發現以來的90余年,一代代川大考古學人與四川考古工作者一道,披荊斬棘、上下求索、砥礪前行,撥開四川遠古重重迷霧、重建四川古代巴蜀歷史、建構中華文明多元一體發展進程,為打造巴蜀文明金色名片、見證巴蜀文明從盆地走向世界的輝煌貢獻考古學人的力量。

 

 

 

 

 

 

 

亚洲视频在线观看2018,亚洲国产精品无码中文字幕,综合在线 日韩欧美 中文字幕